北京市文物局 Beijing Municipal Administration of Cultural Heritage   搜索关键词:
戒台寺塔院出土释迦牟尼佛禅定像

时间:2014-8-19 10:24:39
】【打印】 【关闭

    2013 年8 月2 日,在对戒台寺东南塔院的修缮过程中,一名施工现场工作人员在清理塔基时发现铜佛像一尊。该佛像为释迦牟尼佛禅定像,采用铜鎏金工艺制作而成,外形特征近似于明代汉传佛像特点。佛像的出土,无疑对戒台寺的佛教发展历史,乃至京西佛教文化研究增添了新的实物资料。
    佛像头高4.5 厘米,宽3.5 厘米,佛头螺发,肉髻呈缓丘状,额头较宽,双耳贴面下垂,双眉细长,双目微睁,神态宁静,面部轮廓匀称丰满,面庞方圆丰颐,双唇微启。上身高8 厘米,宽6.5 厘米,外着双肩袈裟,袒胸,衣纹线条雕刻细腻,工整。双手于脐下结禅定印,结跏趺端坐于仰覆莲花座上。二层台上为束腰式仰覆莲花座,高4厘米,宽9 厘米,造型宽大,莲瓣宽肥,底沿外卷,呈一周对称分布,莲瓣上有线刻图案,莲花座背面阴刻四个汉字,每字长、宽均1.5厘米,因年代久远,贴金脱落,字已难辨。整尊佛像高16.5 厘米。其中贴金脱落部分已出现铜胎生锈。释迦牟尼佛禅定像体型小巧玲珑,比例匀称,外观保存较好。

出土释迦牟尼佛像

    该佛像胎体为铜质,采用铜铸法制造,即将铜水倒入制作好的模具内,待铜水冷却凝固后取下模具。在光滑平整的镀件上涂抹金泥是典型的鎏金制作工艺。刚出土时佛像金光闪闪,耀眼夺目。和空气接触后现已出现氧化迹象,其特点是表面暗淡无光,颜色污浊。
    我国古代佛像的材质与制法多种多样,不仅有用各种材料制成的佛像,如石刻类、金属类、陶瓷类、木质类等,其制作工艺也各具特色,包括鎏金、铸造、雕塑、陶瓷烧制等工艺。戒台寺塔院出土的释迦牟尼佛禅定像采用鎏金技术,将佛祖威严端庄的仪态和高深的佛法造诣表现得淋漓尽致。
    鎏金技术是中国古代传统工艺,在佛教建筑、佛像上广泛使用。据2000 年《首都博物馆丛刊》载胡一红《中国古代鎏金技术及鎏金文物的保护》一文所言:"早在两千多年前,我国古代工匠就已在实践中发现并掌握了金、汞及合金的某些物理、化学特性,并利用这些性质创造出表面鎏金技术。地下出土及地上遗留的大量鎏金文物以其精致的造型、华丽的光泽向人们展现出我国古代鎏金工艺的水平和工匠们精湛的技艺。"在许多精美佛像上采用鎏金技术工艺装饰,充分发挥金的自然光泽,突出佛像的至尊至贵。到明清时期,鎏金工艺的使用十分广泛。无论是建筑上的重要部位,还是佛像及法器上,均大量使用鎏金工艺做装饰。
    释迦牟尼佛禅定像出土于戒台寺东南塔院一座覆钵式墓塔内。塔院位于半山腰处,属山的阴坡。1958 年文物普查档案资料记载,主塔知幻塔及周围其他几座墓塔为戒台寺西南塔林,显然误以为戒台寺是坐北朝南的建筑方位。实际上戒台寺应为坐西朝东依山势而建,知幻塔及周围古塔应为戒台寺东南方。
    笔者查阅相关资料,在《1958 年第一次文物普查档案》和《门头沟文物志》中发现有关于戒台寺东南塔院的记载。其中,1958 年第一次文物普查仅记载戒台寺东南塔院的知幻塔一座,而该塔院的其他几座僧人墓塔并未登记在册。而《门头沟文物志》记载,该塔院内最大的塔为知幻塔,除此之外在知幻塔北侧约20 米处还有覆钵式砖塔,外塔院内还有亮公和尚塔、光辉和尚塔、然公知心和尚塔、古音韶公宗师塔、东忠和尚塔、静座和尚塔、正传和尚塔、天然和尚塔,南边还有辽金僧塔。那么出土鎏金铜佛像墓塔的墓主人到底是谁呢?该塔位于主塔知幻塔北侧偏西,原仅存残塔塔基,现已修葺一新,方形底座之上为六边形三层台,台上为六边形须弥座,座上为塔身,塔身为覆钵式结构,顶部为相轮托宝珠呈收拢攒尖式。
    覆钵式塔是佛教文化在民族之间交融的产物。据汪建民、侯伟著《北京的古塔》一书载:"覆钵式塔又被称之为喇嘛塔。喇嘛塔从唐代就已经传入中国,但一直没有被广泛传播。到了元代,统治者出于统治的需要,大兴喇嘛教,利用喇嘛教对人民进行思想统治,在全国大多地方兴建喇嘛寺院。在喇嘛寺院里,建有许多覆钵式塔,所以,被人们俗称为喇嘛塔。"这是一座规模不算大、没有经过太多修饰的小塔,因此也不为人们所注意。从其塔外形看具有明代覆钵式塔的特征。但因其塔铭已无,缺少文字记载,其塔主人尚不清楚。
    在戒台寺东、今石佛村东山崖上,现存有明代摩崖造像群,共16 龛18 尊佛像,其中的1 号龛佛像、2 号龛中间的释迦牟尼佛、5 号龛佛像、6 号龛佛像、13 号龛佛像及15号龛佛像与戒台寺塔院出土鎏金佛像外形特征极为相似。这为判定戒台寺塔院出土鎏金佛像年代提供了实物依据。除6 号龛为阿弥陀佛外,其余均为释迦牟尼佛。这些佛像共同特征为佛均螺髻,双目下视,大耳下垂,面部丰满比例匀称,身着袈裟,双手施禅定印结跏趺坐于莲座上。据齐鸿浩《石佛村摩崖造像调查报告》一文考证,6 号龛造像的年代为明天顺年间。戒台寺塔院出土鎏金佛像极有可能也是这一时期的。
    明代前的辽、金、元均为少数民族掌权,而明代又恢复了汉族掌权。汉族的风俗习惯,包括宗教文化得以全面恢复和发展。其特点就是汉传佛教的兴盛,包括大规模营建寺院,雕刻、铸造佛像等。
    综合以上分析,戒台寺塔院出土释迦牟尼佛禅定像为明代佛像的可能性较大,其佛像莲座背面有文字刻痕,惜已模糊不清。若文字可以释读,无疑能够对该尊佛像准确年代的判定提供更为可信的依据。
    该佛像是在戒台寺外塔院内出土的重要文物,理应妥善保存,深入研究。因佛像常年受外部地下环境和铜质胎体自身化学反应的双重作用,已出现表面金层脱落、光泽暗淡、锈蚀等状况,急需聘请相关专家,在保护文物本体不受损毁的前提下拟定修复方案,尽快开展修复工作,以延缓其进一步腐蚀,且恢复佛像原有外观效果。

(马 垒)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府学胡同36号 邮编:100007 | Address:No.36 FuxueHutong, Dongcheng District, Beijing, China. Post code:100007
值班电话(Tel):(86)010-6403.2023(办公室) 传真(Fax):(86)010-6407.4377
网站备案:京ICP0508357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1441
推荐使用Internet Explorer 6.0 以上版本Web浏览器,1280*1024分辨率 浏览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