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文物局 Beijing Municipal Administration of Cultural Heritage   搜索关键词:
偶然发现的『辽代首钢』

时间:2015-8-27 10:40:28
】【打印】 【关闭

    记得那是2006 年初秋的一天,我和朋友们一起到大庄科乡水泉沟村的怀九河大峡谷探险,中午一起来到村书记谢久所开的农家院吃饭。谢书记是个十分好客的人,热情地向大家介绍着村里村外的风土人情。席间,听说我们这群人里还有搞考古的,就说他们家盖房子的时候曾发现过一座"窑",也不知是烧什么的,问我们算不算文物。我们带着好奇心跟着谢书记去他家后院看个究竟。这个"窑"有2 米多高,只剩个剖面,跟我以前挖过的汉代的、唐代的、明代的砖窑都不一样,虽然有烧土,但窑壁坚硬得跟石头一样。谢书记接着说,像这样的"窑",村南的小河边还有好几座,以前村里人盖房还拆过好多。这些介绍更引起了大家的兴趣,顾不上吃饭,在谢书记的带领下我们把村里村外转了个遍, 一下子发现了七八座"窑",其中村南小河边的一座保存得还比较完好,有2 米多高,窑壁硬得跟石头一样。大家七嘴八舌地分析开了,有的说是烧砖的,有的说是炼铁的,有的说是烧炭的。村里的老人也只是传说建村的时候就有这些"窑",不知是做什么的。

延庆大庄科水泉沟辽代冶铁遗址发掘现场

    吃罢午饭,我们带着这些疑问返回,赶紧上网查找有关的材料,通过材料对比,初步推断这些所谓的"窑"可能是冶铁的"高炉"。那这些冶铁高炉是什么年代的呢?我赶紧跑去县图书馆查查有没有关于古代冶铁方面的书,可是一无所获。幸好在当当网上发现了一本《中国古代冶铁技术发展史》,我赶紧下单购买。书很快就邮到了。可是该书对我这个没经过专业培训的人来说,简直就是本"天书"了,基本上没看懂多少。根据冶铁高炉的形状和大庄科地区已有的历史资料,推测这些遗迹可能是专门为明代修长城锻造铁器的高炉。我于是向《北京日报》发了一篇《延庆发现8 座明代冶铁高炉遗址》的新闻,一时间,《北京晨报》《北京青年报》、人民网、新浪网、搜狐网等媒体纷纷进行了转载,没想到这么一条新闻还产生了一点影响。

对新发现的冶铁高炉进行测绘

    几个月后的一天中午,我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是北京科技大学冶金史研究所的李延祥教授打来的。李教授说他们在网上看到了延庆发现明代冶铁高炉的新闻,希望能到实地看一下情况。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我们陪同李延祥教授、北大的陈建立博士以及文化遗产研究院的专家等到大庄科水泉沟、铁炉、香屯进行实地调查,不但在水泉沟村有了新发现,还在大庄科地区发现了很多处冶铁遗迹、矿产遗迹。专家们对冶铁遗迹进行了测绘、碳十四分析。我在跟专家恶补古代冶铁知识的同时,也发现了自己的浅薄,在没弄懂遗址性质的情况下就擅自下结论。
经碳十四测试,这些冶铁高炉距今已经有940 年了,相当于辽代早期,而且还是由中原传过来的冶铁技术。这一发现不仅填补了延庆地区考古类型上的空白,还使水泉沟冶铁遗址一跃而成为目前北京地区保存规模最大、保存最完整的一处古代冶铁遗址,具有重要的考古价值和科学研究价值。这一发现很快引起了市县文物部门的重视,在社会上也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大庄科地区明代属皇陵后禁山,村落大多形成于清代,很多村庄都是从今天昌平、怀柔等地搬迁过来的。水泉沟村的村民大多姓谢,是清代从怀柔县石湖峪村搬迁过来的,至今才不过4 代。据前辈回忆,他们的祖先在迁到此地时,这些高炉遗址就已经存在了。显然这些冶铁遗址与现在的水泉沟村无关。而在该村村北河谷地带,还发现过一些早期的古墓葬和其他生活遗迹,这些也与现在的村民无关。
    辽会同元年(938 年),后晋石敬瑭将幽云十六州之地割让给契丹。随后辽升燕京(今北京)为南京,在今天延庆地区设置儒州缙山县,并设缙阳军。辽代实行五京制,即上京、中京、东京、南京和西京。延庆成为辽南京通往其他都城的重要通道。《辽史》中记载辽代皇帝曾多次途径、驻跸延庆(儒州)。如统和元年(983 年)圣宗銮舆南巡,驻跸于龙安山大佛寺之下院;统和八年(990 年)四月,萧后和圣宗南幸,驻跸于龙泉祭风伯于白马村;统和十年(992 年)十二月萧后和圣宗猎于儒州之东川。延庆与辽代相关的遗迹和传说也很丰富,比如应梦寺、缙阳寺、养鹅池、莲花池、羊坊等。而且据碑文记载,辽代圣宗、兴宗、道宗皇帝曾多次捐资修缮过缙阳寺。延庆在辽代实为腹里之地。
    春秋晚期,我国就已经发明了冶炼生铁的技术,战国时期就出现了竖式炼铁炉,汉代冶铁技术得到广泛推广,并建造了很多高炉。东汉以后,则较多采用较小的圆形高炉。冶铁在辽代手工业中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 契丹" 本意就是镔铁的意思,表示坚固。渤海人在唐朝时就擅长冶铁,契丹人最初的冶铁技术是从渤海国传入的,时间大约是在辽朝建国以前不久。冶铁业的迅速发展则是在辽朝建国以后。铁器为渔猎和作战所必需,由于辽朝统治区域内铁矿资源丰富,朝廷对冶铁业较为重视。辽朝征服渤海后,遂使原渤海国冶铁地区成为辽朝的主要冶铁基地。阿保机还把许多有冶铁技术的渤海俘户安置在上京道饶州长乐县,使其发展为有千余户冶铁纳贡的冶铁中心。一些汉族工匠也在辽朝冶铁。东北鞍山的铁矿就是在辽代最早开采的。辽代冶铁以镔铁最为著名。镔铁是一种精炼的铁,近似于钢。朝廷设置户部司专门管理铁矿的开采与冶炼。
    大庄科地区铁矿资源相对丰富,水泉沟村南不到4 公里的东三岔、东王庄一带就有铁矿,解放后还进行过开采,如今因保护环境政府不再允许开采了。而且铁矿附近有水源、有木材,具备冶铁的条件。经实地走访调查,大庄科香屯、铁炉、慈母川等地历史上都曾存在过大量的冶铁遗址。铁炉村地名产生的本身就与冶铁有关,清代建村时,因村中有很多冶铁高炉而得名。据村民回忆,在修大秦铁路之前,村中西侧山坡上大约有十几处冶铁遗迹。上世纪80 年代修大秦铁路,从山洞中挖出的砂石将铁炉遗址覆盖了,后来村民又在遗址上盖了民房。目前在村子周边还可以找到冶炼后的铁碴。而在现在慈母川村地下1 米左右和村民围墙中也有大量的铁碴。据村民介绍,村中原来有很多铁碴,村中环境整治时都被埋在地下了。因时代久远,调查范围有限,还有很多未知的冶铁遗迹并没有被发现。
    延庆地区历史上数次移民,地方志能够记载的历史也只是从明代开始。关于辽金时期延庆地区的历史状况只能从正史的只言片语中推测。而大庄科地区发现的冶铁高炉采用的是中原地区的冶炼方法,这不仅对研究冶铁技术由南向北传播的途径具有重要价值,也对研究延庆地区乃至北京地区辽金时期的社会、经济状况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后来,水泉沟等遗址被誉为"辽代的首钢"。试想900 多年前,在辽代南京(今北京)附近,大庄科地区到处高炉林立,人们繁忙地拉着风箱,冶炼出一炉炉铁水,铸造出一批批的兵器和马具,维系着辽王朝统治。所以,当年的水泉沟地位一点也不亚于今天已迁出北京的首钢公司。
    如今,冶铁遗址保护与利用问题已引起了市、县政府的高度关注。文物部门已经对整个大庄科地区的冶铁遗迹进行了全面的考古调查,并对重要遗址进行发掘。同时,正在编制整个遗迹区的保护规划。2015年4 月9 日,"北京延庆大庄科辽代矿冶遗址群"还被评为"2014 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不久的将来,整个大庄科地区将成为一个以辽代冶铁遗址保护与展示为核心内容的大遗址公园。这些冶铁遗迹也将会成为人们关注延庆的新亮点。现在回想起来,自己当初那点不成熟的探索还是很有意义的。

(范学新)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府学胡同36号 邮编:100007 | Address:No.36 FuxueHutong, Dongcheng District, Beijing, China. Post code:100007
值班电话(Tel):(86)010-6403.2023(办公室) 传真(Fax):(86)010-6407.4377
网站备案:京ICP0508357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1441
推荐使用Internet Explorer 6.0 以上版本Web浏览器,1280*1024分辨率 浏览本站